《新喜剧之王》:一个老孩子的执拗【附资源】

来源:鸡鸡影吧网作者:小鸡鸡时间:2019-03-14 07:30

在八年左右的龙套生涯中,周星驰应该吃了很多苦,受过很多刺激,这成为他日后的长久创作源泉,一直延续到今天。

在春节档这部《新喜剧之王》中,周星驰再次讲述了一个龙套演员的悲惨生活,没颜值、没身材、没人脉,只有痴迷表演的一根筋,全靠死磕。被闺蜜抛弃、被男人骗、在片场被人揍、被大明星欺负、被导演盖章“直到宇宙毁灭都不会有机会“,受尽凌辱依旧矢志不渝,最终咸鱼翻身修成正果。这差不多是一个女版尹天仇的故事,情节设置是与《功夫》相同的“过关打怪”,模式是周星驰惯用的“小人物追梦”,然而并非“炒冷饭”可一言蔽之。


《新喜剧之王》剧照

或许是少年贫苦与大器晚成的双重作用,周星驰对底层生活的记忆深刻而亲近,比如《功夫》中的九龙城寨,他的镜头对那些破旧杂乱深怀感情。在《新喜剧之王》中,对小人物生活环境的还原依旧没有隔阂。而一个龙套演员在片场会遭遇什么,会经历怎样的挫折与羞辱,迄今没有人比周星驰拍得更好。

2006年的《我要成名》,霍思燕饰演的白晓菲,从临时演员成长为明星,所经历的那些波折根本就是小儿科,而且她很快就遇到了人生中的贵人,刘青云所饰演的潘家辉,灰姑娘最终被“黑马王子”所拯救。



《我要成名》剧照

尔东升拍于2015年的《我是路人甲》,直接找来了横店的群众演员,据说还改编自真实故事,但明显能感觉到导演对这个群体的了解只是浮于表层。尔东升的视角太过俯视,太精英了,传达的是“我关怀你的处境与人生”,却不能与他的人物共悲欢。也不能强求,对于18岁出道、19岁成名、22岁就拥有了3辆跑车,父亲是制片人和导演,母亲是演员及配音员,两个哥哥秦沛与姜大卫均是知名演员的尔东升而言,感同身受地体会到龙套演员的悲辛,太难了。

周星驰与他电影中的小人物始终是齐平的,作为曾为了重说一遍台词向导演下跪的“死跑龙套的”,他懂那些无可言说的委屈与心酸。周星驰电影中的小人物,仿佛他的分身,他们比普通人站得更低,更卑微,不断地遭受打击、侮辱、损害,然后像“小强”一样一次次站起来,没有抱怨,没有居高临下的同情,甚至没有自我怜惜——那只会瓦解斗志。



《新喜剧之王》剧照

为什么看起来《新喜剧之王》中的如梦好像没有自尊一样?她需要忘掉自尊,屏蔽白眼与打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才能有继续奋斗下去的勇气与力量。周星驰在电影中还随手点染了那些人情冷暖,比如如梦闺蜜小米的跟红顶白,比如导演及工作人员们的态度,毫不留情,不管对他人,还是对自己,那是他已经习以为常的人间真相。

在成为大明星这么多年后,他的视角依旧在低处,嘲讽选角的随意与不专业、讽刺春节档、对王宝强所饰演的过气大咖马可极尽讽刺之能事,还加入了演员不背台词空说“一二三四五六”的新梗,并且让他的助理不断地夸张宣讲,像《西游·降魔篇》中那位无厘头的撒花大婶一样,进一步夸张了其间的荒诞。他甚至连爱情都解构了,在他过往作品中一直存在的、拯救、激励主人公奋斗的纯洁而温暖的力量,成为对如梦的最重一击。他把自己的主人公推入了更残酷的境界。



《新喜剧之王》剧照

周星驰偏爱那些为了梦想奋不顾身的人,而他的人生经历,让他对“奋斗实现梦想”多了一层坚信。《功夫》中想练成绝世武功的阿星,《少林足球》中希望光大少林神功的垃圾工,此类人物故事在他的作品中一再出现。而且主人公们所拥有的的确是梦想,尹天仇和如梦喜欢的都是演戏本身,不像同题材的《爱乐之城》讲的其实是欲望,男女主人公爱的不是表演或爵士乐,而是成功。

但他太羞怯了,在讲出豪言壮志的同时要消解神圣,这直接催生了无厘头,到了《新喜剧之王》依旧如此,不管是如梦插着把刀回家的造型还是要录下父亲生气的时刻以琢磨演技,都令人哭笑不得,这是典型的周星驰风格。只有沉浸在戏中才是大胆与袒露的,看似没心没肺的如梦,所有的心酸在海选中爆发,这是戏痴对表演的体认:表演来源于生活,表演治愈生活给予你的伤痛。



《新喜剧之王》剧照

导演不断重复一个主题不是稀罕事。励志鸡汤与童话的区别,大概在于讲述人的心态与方式,是为了告诉你一个简单粗暴的道理,还是沉浸于造梦的过程,周星驰是后者。他喜欢拍小孩子的幻想,纯真善良的主人公最终得到命运的青睐,正义战胜邪恶。纯真与黑暗,是他创作的两级,有时会同时出现在一部电影中,底色是孩子的天真乃至残忍。他还喜欢在电影中不断加入痴迷过的元素,如同展示自己心爱的玩具,比如粤语老片中的如来神掌;比如本片颁奖礼上造型像李小龙的路人,戏中戏《白雪公主》中张彻的“盘肠大战”。而童话重复一千遍,也是有人喜爱的。



《喜剧之王》剧照

比起《长江七号》与《美人鱼》,《新喜剧之王》算得上更胜一筹,但的确不如二十年前的旧作。如梦的性格缺乏特点,导致逆袭缺乏说服力,更像是年纪渐长的周星驰不忍的温情。观众也换了一拨,不惜一切的浪漫已经不再被理解;在上升通道不再通畅的环境下,人们对梦想与励志有着本能的怀疑与排斥;而随着许多自信爆棚没太经历过人生艰难的“三观党”的崛起,“屌丝”这个词从自嘲之意,真的成了low的代表,其间的绝望与心酸已被荡涤殆尽。

周星驰的电影,真正最合适的主角只有他自己。不管是文章、邓超还是这次的鄂靖文,都被当成了他的替身。然而周星驰只有一个,不管是成长条件更优越的文章与邓超,曾经的龙套鄂靖文,以及与他经历更相似的王宝强,都没有他身上那股悲欣同在的无厘头,以及黑暗与光明并存的神经质与张力。这直接导致电影的感染力与无形的余韵大打折扣。



《新喜剧之王》剧照

而周星驰真的老了,《喜剧之王》的拍摄时间距离他的龙套生涯尚近,强烈的孤愤记忆犹新不吐不快。在进行过倾诉与长期的优渥生活之后,有了更丰富的人生经验与智慧之后,当想通很多看淡了许多之后,这种愤懑的强度、丰盈性和模糊性都会减弱。人生的平和与创作的高峰经常是相悖的,尤其对于周星驰这种靠天才、经历与直觉,而非学养与境界创作的导演。《新喜剧之王》故事、笑料一样不缺,却缺乏旧作中最动人的精髓,那种直击人心的东西。



但执着于梦想总无可厚非,对于一个已近花甲的人尤其难得,在缅怀中似乎对梦想有了新的认知。周星驰把女主角叫做“如梦”,人生如梦如露亦如电,得奖走红如同一场不真实的梦,短暂又虚空,所有人都露出甜美无害的笑容。然而人生最高光最刻骨铭心的时刻,其实是备受磋磨却一往无前的那些瞬间,那些狼狈却笃定的日子。

版权归作者原创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
链接地址:https://www.bigjiji.com/article/id_10001.html

阅读全文

留言评论

相关视频

Copyright © 2019 Bigji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