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喜剧》如何演绎小人物的弧光?

来源:鸡鸡影吧网作者:小鸡鸡时间:2019-04-01 22:50

恰逢《人间•喜剧》电影宣传期,艾伦接连接受了许多媒体的采访,脸上有些疲惫。
在上一段采访结束的间隙,他回到卧室里短暂喘息了一番,随后便急忙大步走出房间,“不好意思,现在可以开始了。”双手合十,顺势点了点头。
人间•喜剧上映不到几天的时间,艾伦接受了烹小鲜的采访。
整个采访过程中,艾伦与荧幕中样子别无二致,真诚,谦逊,时不时还会调侃一下气氛,“嘿,您真专业。”说到兴起,还会手舞足蹈的比划两下子,捂着嘴偷笑。
继《夏洛特烦恼》《羞羞的铁拳》《西虹市首富》《李茶的姑妈》,艾伦再一次出演喜剧电影,他说“我自己偏爱喜剧倒是真的。”同时,他也补充,“嗨,很多导演也不敢赌,也不敢让我去演别的题材,让我演个反一,观众再笑,那就麻烦了。”说完大家都笑了。

01人间喜剧

人间•喜剧给艾伦留下了很多难忘的回忆,当然,最深刻的,还是身体被卡在墙里动弹不得的一场戏。
那是一场大夜戏,也是一场雨戏,187cm的艾伦在墙里已经坚持了十几分钟,腰肌、腹肌都能隐隐感受到酸痛。彼时,导演的一声“卡”落地,身体倒是放松了,可大头朝下的感觉也并没有好受到哪里。因此每次从那个洞里出来,艾伦总要在原地蹲上20分钟。
在那个状态下要保持情绪,任由雨水灌在嘴里也要说清楚台词,如今回想起来,的确记忆深刻,也挺有意思。同时,那场戏也是艾伦饰演的濮通与饰演反派大boss的任达华的一场重要对手戏,艾伦需要通过“心灵鸡汤”的方式来劝说任达华。
听起来,有些无厘头,但一向爱笑场的艾伦在拍摄的整个过程却出乎意料地没有笑场。“当时只有我和华哥在那里,他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前辈,所以华哥不笑场,我也不会笑。”艾伦直言。

其实,在拍摄过程中,同样的事情还有不少。
还有一场戏是拍摄杀青前的最后一个镜头。艾伦和鲁诺在一架很长的立交桥上奔跑,航拍机一直跟随着演员的路径飞行拍摄。那是正午2点的时间,恰逢一天中最热的时候,高强度的奔跑戏码很快使两个人的衣服被汗水浸湿。那是艾伦第一次被航拍,新鲜之余,疲惫也是真的。
可当他无意间地一瞥,发现65岁的导演孙周也正在跟着监视器奔跑着的时候,好笑之余,也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导演是一个敬业的导演,我们作为演员更应该敬业一些。”艾伦告诉烹小鲜。

艾伦与导演孙周的结缘起始于人间•喜剧,但是他本人对于孙周及其作品的喜爱却是很早便开始了。“他太有魅力了。”艾伦之前确实没想到过能够有机会与孙周合作,因此通过一次突如其来的邀约,“好啊,好啊”地便去赴约了。
之后,使他更没想到的是,孙周一见他就开门见山地表达了欣赏之情,“考虑来考虑去,觉得你最合适。”于是经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孙周仔仔细细地把《人间•喜剧》的故事以及影片中艾伦饰演的角色濮通解读了一遍。据艾伦回忆“我当时觉得这个导演特别用心,用心出来的东西一定是个好东西。既然缘分至此,我一定得完成这个作品。”
没想到,加入后才发现,王智、任达华、金士杰,以及潘斌龙都陆续进入到了团队中来,这次艾伦真的有点“欣喜若狂”了。

02小人物的弧光

又一次,艾伦出演了小人物濮通。
据艾伦介绍,这次是一个都已经快被公司开除了的电台主持人,把电台搬到自己家里来,还在不停地给听众说着鸡汤,“这么一个很尴尬的主播。”随后他似乎又心有不甘地补充:“父亲给我起名的时候,说我虽然是一滴水,但是掉到水里头应该有声音或者是声响,可能不甘心让我做一个平凡的人吧,所以起名叫濮通。”或许是艾伦本人都没有意识到,在介绍濮通的时候,他认真的神态,似乎让人感受到真的是濮通从荧幕中走了出来。
人间•喜剧是一部讲述小人物的电影,一如孙周之前的风格,在这部电影中同样折射了人生百态。通过一个被现实生活狠狠打击了的,又怂又没担当的小人物濮通,通过其在对事业和梦想的追逐中遇到的挫折和阻碍,以及家庭中、爱情上遇到的困难,来展现社会的现实和人物的成长。

当然,相较于漫威、DC英雄故事的描绘,小人物的喜剧故事显然更难书写。唤起共鸣感的同时又不能太煽情,幽默感与精神价值的体现要适度穿插其中。这样的影片对故事逻辑和人物表现手法的要求极高。想法落地变成现实,光剧本就改了无数版,故事、方向、人物、讲述方式也一次次被推翻,又重构。
最初,人间•喜剧的风格有点偏商业喜剧,这版也是孙周给艾伦看过的第一版剧本。最终这个版本还是被孙周推翻,过了一段时间,再来看本子的时候,艾伦发现,已经越来越有孙周的风格了。据艾伦透露,直至开拍前,孙周还在不断不断地修改剧本,“很少有导演敢在开拍之前去改剧本的,这一点真的让我很佩服。”

那么,小人物的喜剧故事到底该怎么呈现?
在拍摄过程中,艾伦也参与了讨论。“濮通毕竟是导演想象出来的这么一个人物,跟我其实是贴,但不会贴的那么的合拍,所以我也会跟导演聊一聊我对这个人物的理解和想法,看看是不是导演所需要的。”
同时,包括影片中的喜剧尺度问题,艾伦在每一场戏开拍之前也都会和导演商量。对演喜剧出身的艾伦来说,日常抖包袱已经成为了一种自然的习惯,有时候到了“器口”,( 行话:某些台词的桥段)下意识就会给自己加包袱。但这场戏需不需要这样,还是只是做好本职的拍摄工作就好,艾伦还是会尊重孙周的创作思路。

小人物的生活离不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烟火气,一同和艾伦在这团烟火气中摸爬滚打的还有他的搭档王智。他笑言:“夏洛的时候,全班的一个女神,最后落到了袁华手里,还好我得到了马冬梅,但心里还是遗憾。这次孙周导演帮我把这个遗憾补上了,让我们俩演了一对小夫妻,不过光演吵架的时候了,要是再来点甜蜜的戏份就更好了。”
诚如艾伦所言,为了将小人物生活中的人物关系“戏剧化”呈现,因此“怂夫悍妻”成为了这次人间•喜剧的一个关键设定。不过艾伦却倒不觉得自己(濮通)“怂”,“我觉得这并不是怂,只是对妻子另外一种溺爱吧。我一直按照‘让’演的,濮通有自己一套的处世方式,和对待自己事业,包括家庭的一个方法。”

03喜剧人艾伦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一如电影中所有人对濮通电台主播身份的不看好,一开始,也有很多人认为艾伦的外表不适合当喜剧演员。



187的个子,微壮,眉眼之间有点英气,但显然不是人们心中对于喜剧脸的印象。唯一具有辨识度的或许还是他的名字,以至于很多人以为“艾伦”是个艺名,其实不然。
艾伦是一个比较安静的人,在一个家教严格的家庭中长大,因为管的严,所以艾伦“从小就板着”,不爱说话,更不太主动和别人去交流。在电影学院上课的时候,班里偶尔有调皮捣蛋闹出动静的,但那些都绝对不会是艾伦。

直到现在,对于艾伦能够走上演戏这条路,一些人多少都还是诧异的。而刚入行的时候,艾伦这条演艺之路也的确走的不太顺利。据他回忆,刚从电影学院毕业的时候,每天抱着一大堆简章,拿着一个看得过去的照片跑剧组,投简历试镜。“回去吧,等我电话吧。”是他收到的最多的回复。
导演们往往愿意找那些比较有特点的,长相比较坏的,一看就觉得擅长演坏人,长得慈眉善目,就会给人演好人肯定特别正的印象,而艾伦刚好被卡在中间,没什么显著特点,也不算特别帅的,所以那会儿基本没什么戏可拍,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两三年。
那时的他也有过犹豫,“我比谁都高,我差在哪?我该有的眼睛眉毛也都不算小,也看着过得去。”“跑了这么多组,也没有一个组用你,你说你还要继续干吗?”可是转念一想,每天不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确实有点憋屈,“要不我改行?但是梦想得坚持。”

于是一次机会的到来,使得艾伦的演艺之路发生了转折,那就是,进入了开心麻花。
“太好了那个地方,在那里太好了,每天都能干自己喜欢干的事情,还有一大堆兄弟姐妹,那么一帮朋友,反正挺开心的那段时间。”艾伦连用两个“太好了”形容在开心麻花的日子。对他来说,开心麻花更像一个家。“家是什么呢?家就是有难的时候回家避难,外面有好的机会的时候,放你出去看外面的风景,但是你一定别忘了有一个家在这里给你支撑着,就是这个道理。”
在开心麻花团队中的日子,是艾伦成长最快速的日子,从前艾伦在语言逻辑上常出问题,抑扬顿挫,逻辑重音把握不好,肢体上也有些不到位,还有表演节奏的拿捏等等。尤其是节奏的调节,在开心麻花这么多年,对他来说,磨练演技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把控观众对于喜剧理解的节奏,这也是在喜剧表演中最困难的一件事情。

04演员的野心

从大春到艾迪生,再到濮通,从开心麻花的话剧舞台,到电影大荧幕,艾伦慢慢地已经完成了一个话剧演员到“电影咖”的转换,如果再加上之前在影视剧角色中的尝试,他的演员版图正在逐渐完整。而回顾他的成绩,《夏洛特烦恼》14.42亿,《情圣》6.58亿,《羞羞的铁拳》22.13亿,《李茶的姑妈》6.04亿,听起来,相当有成就感。

不过,成绩只是一时的,怎样才能让观众真正记住演员艾伦,而不是喜剧电影中的角色?同样是他时常考虑的问题。
几乎在所有采访中,艾伦都会被问到同样一个问题,就是与沈腾、马丽这类已经具有国民度的喜剧演员之间的比较。但面对这个问题,艾伦的心态始终很平和。同样地,这也让他在角色塑造上开始反思。
逐渐地,他开始在角色身上加入了一些自己演戏的风格特点,包括对包袱的理解,比如台词上、语言上、节奏上,因为北京人说话快,那“快“是不是可以成为塑造人物性格的一个特质?以及他说话惯用的表情或者是动作,只要是恰当他都会加到这个人物里面,给观众以认知,“这次艾伦演的这个色,确实跟别人不一样。”

对艾伦来说,他承认话剧十分磨砺演员,但相对于话剧的舞台形式需要通过与观众互动,以及把重心放在肢体表演和语言表演上才能让观众明白你在演什么,他坦言,还是更喜欢电影的镜头语言。“因为电影是镜头前的表演艺术,它会通过镜头来去表达人物的内心,包括演员想表达的东西。”
但他同时也补充,“我觉得作为演员这几种表达方式都不冲突,我觉得只要适合我的,我喜欢的,我都应该去,无论它是是舞台剧、影视剧还是电影,我觉得都要去演。”

谈及自己选择剧本和角色的标准,艾伦低头想了几秒,“如果我要从市场角度上去评价,我觉得不太现实,因为我把握不了。所以我一般就先从最直观的我到底喜不喜欢这个剧本出发,包括我要演的这个人物,看完了之后觉得喜欢,才会去考虑。”
自从《夏洛特烦恼》傻大个儿“大春”火了之后,来找艾伦演“傻子”的人便络绎不绝,艾伦表示理解,不过同样“心有不甘”。他认为演员应该有野心,应该去尝试不同的角色,不过他也调侃,“很多导演也不敢赌,不敢让我去演别的题材,让我演个反一,观众再笑,那就麻烦了。”同时,他还透露,“下面有一个戏,饰演芭蕾舞导师。”
187的大个子出演芭蕾舞导师?想必又是反差效果明显的一部喜剧作品。
他本人也验证了这种想法,他的确更偏爱喜剧,“我觉得喜剧肯定会越来越好,而且中国做喜剧的年轻演员会越来越多,这是一件好事。把喜剧发扬光大,需要喜剧人们花精力和时间去磨炼自己的技艺,因为观众现在很挑剔,他们很‘明白’,一个好的喜剧演员在他们心里都有评判。”

结语:
演员是一个高压职业,不同于很多演员的日常焦虑,已经36岁的艾伦自我心理建设能力明显强于他人。“工作上遇到压力了,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再去想了,想点你喜欢干的事情。”又因为他平时爱好很多,因此他通常不会给自己增加没必要的烦恼。“眼前的压力无非就是做好自己眼前的工作,演好这部戏,然后其他的都不用去想。”三言两语之间就解决了大多数人烦恼的问题。
或许关于艾伦的演艺事业,他本人也是有烦恼的,比如戏路拓展问题,关于话剧与电影的重心偏重等等。但正如他从小角色到男主角的前行路一般,一步步走来没有一蹴而就,离不开的是机遇,也是一向脚踏实地的态度。

版权归作者原创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注明来源出处。
链接地址:https://www.bigjiji.com/article/id_10017.html

阅读全文

留言评论

相关视频

Copyright © 2019 Bigjiji.com All Rights Reserved